有声读物丨那些零落在他乡的童年记忆

20:00

每 I 晚 I 八 I 点 I 与 I 您

相 I 约 I 家 I 在 I 黄 I 岛 


点击上方 绿标 收听音频 

  

  童年,一个美丽的字眼,纯真无邪、无忧无虑;童年,一段美好的岁月,天马行空,自由自在。一个人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刻,莫过于对童年时光的追忆。


  由于爸爸年轻时在淄博当兵,退役的时候,被留在了当地工作,一直到我七岁那年才调回来。因此,七岁之前的那几年,妈妈会经常带我和哥哥去淄博住一段时间,而那些年零落在他乡的童年,成了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爸爸有两个同事令我印象特别深刻。一个中等个子,胖胖的大脸盘,用现代话说还顶着一个大啤酒肚,总是笑眯眯的,我叫他胖叔叔;虽然时隔多年已经忘记胖叔叔的姓名,但是只要一想到他,首先就想到他养的金鱼。胖叔叔特别喜欢养金鱼,他宿舍门口院子里的两边墙上,都是用隔断做的鱼缸;各种各样的鱼缸按照大小从下往上摞叠摆放,每一个鱼缸里的鱼都是不一样的品种。而我印象最深的也就是虎头和狮头了。胖叔叔知道我最爱去找他看金鱼,每次只要我一去,他都会特意把鱼缸端下来让我看个够。并且不忘叮嘱我不能用手去抓,要不然把鱼鳞蹭下来,小金鱼就会死的。临上班之前,他会把鱼缸再挨个仔细摞上去,确保金鱼的安全。


  一天,他刚去上班不久,我又想去看金鱼了,可是鱼缸摞在上面太高,我抬起手也够不到。于是,我就去搬了一个凳子,颤巍巍地惦着脚站在凳子上面看。可鱼缸还是太高了,这样看一点都不过瘾。心想:“要是能把这么多形色各异的小金鱼都放在一起看就好了,”遂到处寻找工具。不一会儿,就扒拉到了胖叔叔偷偷放在隐蔽处的小鱼兜。我如获至宝,站在凳子上踮着脚,从上到下把所有鱼缸的金鱼都捞到最下面的一个大鱼缸里。


  大功告成,我急忙坐在凳子上仔细观察,大大小小的金鱼们簇拥在一起,用力摆动却又游不出去,只能摇摆着尾巴干着急,得空就把头伸到水面上换气。可是我不懂呀,看着它们游在一起很好玩,我就让它们比赛谁游的最欢,然后挑出一个自认为游的最欢快的抓出来放在手里玩,早忘了胖子叔叔叮嘱的话,玩够了一个再换一个。



  等胖叔叔下班回来时,顿时傻了眼,院子里一片狼藉;水洒了一地,我的衣服袖子也全都湿透了,重点是那一缸拥挤的金鱼,有几条都开始翻起了肚子。这可把胖叔叔心疼坏了,饭都顾不上吃,赶紧先仔细把鱼分开,重新换水、摆鱼缸,嘴里还一直嘟囔道:“瞎了,全瞎了,没看出来你这个孩子这么能作来。”从那天起,胖叔叔上班之前,一定会把所有的鱼缸都搬进屋里去;并且只有他下班后亲自站在旁边一步不离地守着我,我才有机会再看到金鱼。后来爸爸调回来的时候,胖叔叔特地挑了两条大金鱼让爸爸带了回来,并且有一条都快甩鱼籽了。可惜的是,有一次粗心把鱼放在外面,中午忘记搬回家,两条金鱼都被活活晒死了。


  另一个是爸爸的徒弟,只记得姓邓,名字也记不得了。他长方脸,不胖不瘦,也是中等身材,不太爱说话。邓叔叔爱好书法,他练习各种字体,每写好一张就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或者挂在床沿上晾着。他本来就不太说话,练起字来更是没话说,有时候休班,他能在宿舍聚精会神地练上一整天,连饭都忘了吃。他要成就一幅字,往往先要练习好多张;只要看到地上有好多皱的纸团,他一个人坐那儿发呆,肯定就是对今天写的字很不满意。



  记忆中父亲住的宿舍,是一排平房。左邻右舍之间一出宿舍门,相互之间必定打招呼,大家平时也经常相互走动,串门。所以妈妈每次带我去小住时,都会帮着左邻右舍的叔叔们收拾屋子,洗洗衣服,叔叔们也很尊重妈妈,“嫂子、嫂子”的叫的格外亲切。


  记得有那么一天,大家都去上班了,妈妈也还在忙别的事情,我就一个人跑到邓叔叔的屋里,这里瞅瞅、那里看看,看到他晒着的那些字左一张、右一张的放着,就想学着平时妈妈的样子帮着收拾一下。摆在下面的还好些,我折几下就放在旁边桌子上摞着。可是墙上挂着的太高了够不着,于是又找来凳子,翘着脚从墙上往下拿,可是往下拿还真不容易,伸着胳膊也够不到,于是又去外面找了一个长木棍,想着用木棍就可以挑下来。


  想起来容易,可是真往下挑的时候怎么也不好挑。首先我个子小,得仰着脸,伸着胳膊,踮着脚,使劲往前倾着身子保持平衡。最主要的是那些字幅都是纸张,稍微一活动,它就乱晃,容易撕裂边角。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虽然我把所有挂着的字幅都够下来了,但是很多都让我给撕裂了。我知道又闯祸了,害怕邓叔叔回来责备我,就赶紧把所有撕裂边角的那些字幅,像平时邓叔叔练字时那样,揉成一个个纸团藏到了他的床底下,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飞一样地窜出去跑掉了。



  等到下班的时候,邓叔叔回来一看他屋里挂的字幅都没了,以为是谁偷走了,就挨个屋问有没有人看到谁拿走了他的字,大家都说不知道。等问到妈妈时,妈妈当然也不知道。这时,我自作聪明地说:“邓叔叔,你是不是放忘了地方了,你再找找没在床底下?”这一句话就把我自己出卖了,邓叔叔赶紧回屋里,从床底下掏出了一堆已经揉成一团的几幅字。无奈地对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淘呢!”现在想来,邓叔叔是要练多长时间才能写出那几幅字啊!


  不知道现在的胖叔叔是否还那么喜欢养金鱼?也不知道邓叔叔是否还一直在追寻他的书法梦?更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记得,曾经的我,给他们带来过的烦恼?


  可是我,却永远忘不了他们,忘不了那些零落他乡的童年时光。



文/赵清芬

简介:家在黄岛作家联谊会成员。喜欢音乐、花草,追求简单的小幸福,热爱生活,黄岛有家,《家在黄岛》。


主播/小鱼儿

简介:于全玲,上泉朗诵社会员,家在黄岛作家联谊会会员。抱朴守拙,好古敏求。喜文字,修己以敬;喜诵读,修己以安。


每 I 晚 I 八 I 点 I 与 I 您

相 I 约 I 家 I 在 I 黄 I 岛 









本期参与编辑



主编:静   秋

排版:宋荣芳

校稿:王贵明

复审:裴   珊

发布:宋荣芳




“家在黄岛”主编



 文学爱好者

请戳一戳

西海岸新区人文生活圈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投稿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