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微信:三家公司表示要和这个世界聊一聊

1月15日,可能会是中国社交史上重要的一天,三家公司不约而同“跨界”发布了社交产品,表示要和这个世界聊一聊。

 


他们包括抖音推出的多闪,瞄准了短视频社交;锤子科技投资的快如科技推出的聊天宝,集合了聊天、新闻、电商、赚钱于一体;云歌人工智能公司CEO王欣(原快播创始人)发布的马桶MT,主攻匿名社交,不过该产品出师不利在1月15日上午因违规被下架。


昨天的朋友圈被一款叫“多闪”的APP刷屏,它背靠今日头条的大树,它的产品经理称呼微信的张小龙为“龙叔”。8岁的微信老了,风华正茂的多闪要来抢占它的年轻人社交市场。在同一天发布的还有罗永浩和王欣的两款社交产品。只不过微信大笔一挥,将它们通通屏蔽。

 


快如科技在北京水立方举办了2019新春发布会,快如科技投资人、锤子科技创始人兼CEO罗永浩宣布将即时通讯软件子弹短信全面升级为“聊天宝”。

聊天宝的产品经理在介绍环节特别强调,聊天宝不会屏蔽来自其他APP的内容分享,并表示目前天猫、手机淘宝、今日头条、抖音短视、火山小视频已经入驻了聊天宝。

“为什么在有的国民APP里你不能分享来自X猫、X音、X视频、X小视频、X条的内容呢?抖音要在微信里分享一条内容,步骤非常复杂,让用户失去了分享的兴趣。”该产品经理表示,聊天宝“完全没有封杀”,“不给用户添堵”。

聊天宝发布会当天上午,快播创始人王欣二次创业推出了一款陌生人社交产品——马桶MT。很快就有网友发现“马桶”的下载链接在微信中无法打开。当天下午,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召开发布会,宣布正式进入社交领域,并推出了独立视频社交产品“多闪”。多闪的下载链接也遭到了微信的屏蔽。

谈到同天发布的两款产品被微信封杀,老罗称,就在当晚发布会开场前,聊天宝也被微信封杀了。

反垄断法和反不当竞争法还不完善,导致了这个问题。但历史会记住2019年1月15日这一天,中国三个刚刚上线(的产品)就被国民级应用封杀。封掉没关系,可以在浏览器里输入t.tt去下载,不光可以下载到聊天宝,还能下载同天被封杀的另外两款产品。

罗永浩介绍,聊天宝可以实现更加人性化化的交互,更多好玩实用的功能和更好的社交体验。聊天宝是一款可以获得奖励的聊天软件,这里有随处可见的奖励机制,聊天、看新闻、邀请好友、购物都能获得奖励。同时、聊天宝也是一款超高效率的即时通讯应用,针对查看、发送及处理消息都做了大量优化,可以实现更高效的沟通。

聊天宝将用“撒钱”补贴的方式吸引用户。罗永浩称,只要用户邀请1000个好友加入聊天宝,就能获得1500元的现金返利,这笔钱不能立即提现,但会在用户使用聊天宝的过程中以“掉金币”的方式返给用户,“你在聊天的时候可能会突然掉金币,读新闻看新闻的时候也会掉钱”。

罗永浩在现场称,如何拿快如科技有限的几千万的推广费用做出几亿的效果?他的方法是展开一场“宋焕铎(送换夺)新春大行动”,给聊天宝用户送6888部大疆无人机,送1万三只松鼠年货大礼包,某神秘供应商送1万份本命年内衣套装等。共有四五十种年货,与合作产商合作推广,以此来带动聊天宝流量和用户数。

老罗还回应了“聊天宝”名字土的问题。“之前我们的产品叫子弹短信,因为会让人联想到军火买卖,子弹在很多网站上是敏感词,再加上在中国短信两个字容易让人认为是收费的。因为在春节前发布,所以定了聊天宝这个喜洋洋的名字。”老罗还称,尽管名字土,但他和团队会把产品做到更好,让用户“不喜欢也得喜欢”。


不管是多闪的视频社交,罗永浩的聊天赚钱,还是王欣的阅后即焚,都需要经历张小龙曾提及的“产品用户增长半年考验期”,谁能笑到最后撼倒微信或是平分社交天下,尚待观察。

 

在社交领域会不断地有新的产品出现也是正常的,只是打败微信的肯定不会是另一个微信

 

即便今日头条CEO陈林在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和微信)不是竞争对手”,上述几个产品仍被市场视为狙击微信的“复仇者联盟”。

 

从能力圈层上来说,腾讯的第一圈核心是IM即时通讯,即微信和QQ,第二圈是社交网络朋友圈和QQ空间。而字节跳动和腾讯是老对手,抖音早就开始夺取微信朋友圈关注度;子弹短信最初更是攻向微信的大本营即时通讯;王欣的快播则曾被腾讯和乐视举报。如今,三家一同发力社交领域,可谓“复仇者联盟”,攻向腾讯与微信。

 

目前市场多认为社交是寡头领域,长期接受只有一个即时通讯软件,并把即时通讯当做整个社交网络的全部,而且把这个事实当做未来的既定规则。

 

如今,“挑战微信”的战鼓再次擂起,多元化的产品如雨后春笋。1月15日,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实社交领域一直都有不同的动静,看到腾讯依靠微信和QQ建立起来的庞大商业帝国,各方心里都铆足劲想在社交领域分一杯羹。所以在社交领域会不断地有新的产品出现也是正常的,只是打败微信的肯定不会是另一个微信。”

 

 “复仇者联盟”上线

 

对比国外的社交市场来看,即便是有Facebook这样的寡头,市场上的产品也丰富多样。仅在即时通讯领域,强者层出不穷,Facebook在2004年成立,2009年WhatsApp上线,两年之后又出现了Snapchat。相比之下,1998年腾讯成立,QQ诞生,到了2011年才有微信。中间出现的来往和易信,都只是昙花一现,直到2018年才出现子弹短信,如今子弹短信已经变身为聊天宝。

 

今天发布的产品中,抖音旗下的多闪被寄予厚望,其将短视频和社交进行结合。一位社交类APP产品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抖音和今日头条有庞大数据,可以看到用户在微信之外的社交需求数据,甚至可以对主动进入抖音的时长、朋友圈的时长进行比较,这些数据可以供给新的社交产品。而微信并没有占完社交的盘子,而且在短视频领域没有建树。”

 

然而,投资人经常问到的一个问题是,社交软件做得再好用,社交关系链的导入是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

 

针对这个问题,子弹短信和中国移动的和飞信合作,借助和飞信的SDK和“模板短信”能力,通过中国移动认证来获得用户量。

 

对于罗永浩在手机行业正在遭遇困境,债务危机、裁员整合、存款冻结、法人变更、供应商上门追债,2018年以来持续危机。罗永浩一边在手机圈挣扎,另一边却在社交软件领域扶持快如团队。相比起硬件,应用可以不需要盈利,甚至5-10年可以一直亏损,比如WhatsApp最后就以高价变现。

 

马桶MT则定位匿名熟人社交,王欣在微博上写道:“新的社交产品应该能让朋友圈重新建立连接,我们不再需要一款像微信一样的长连接的聊天沟通产品。”但是,在发布前夜,其下载页面就被微信屏蔽,而当天发布后即遭遇下架。

 

回顾整个泛通讯社交领域,腾讯之外,目前已有的成功案例包括微博和陌陌,陌陌还收购了探探。新一批的挑战者又可以分成三类,一类是创业型企业,比如罗永浩和王欣分别站台的快如和云歌,产品有聊天宝、马桶MT、Soul、即刻等;第二类是今日头条这样已有根基的公司,原先做内容领域,在移动互联网稳扎稳打,有所建树;第三类就是细分市场来打腾讯的软肋,比如钉钉。

 

存活率有多少?

 

新产品涌现,但并不意味着一个新的时代到来了,可能是新的一波尝试的开始。前述产品经理向记者表示:“在最初的草莽时代,APP在应用市场上很容易赚钱;到了第二代,即QQ、微信时代,开始了大鱼吃小鱼的头部整合,包括抖音的起点都很高;现在,从小创业的苗头开始了,罗永浩和王欣都是刚刚起步,在社交领域上,社交的关系链需要很长时间的积淀,这个是和UGC完全不同的运作。”

 

2018年对于社交产品来说,到了一个更新迭代的机会点,这个机会尤其是在(短)视频领域,不管是腾讯还是新公司,都有机会。一方面原有的社交产品太重度了,微信也越来越重;另一方面,最关键的是新的通讯技术5G来临,5G手机2019年就会出现,5G的手机不仅仅是下载电影快一点,社交也会有机会,未来社交会来自(短)视频社交。

 

社交的细分市场,只有熟人和非熟人两种,能否活下来,需要一场或者好几场血战,一下子不能特别乐观。现在视频社交的形式,对所有人来说都在探讨中。

 

对于此次字节跳动基于抖音来发新产品,并未在抖音里直接做社交,做社交就要放弃收入。但是对字节跳动来说,今日头条用户开始高龄化,低龄化由抖音来承接,如果计划上市的话,收入下滑很难撑起市值,所以不能放弃收入。

 

目前应用市场上,社交类的APP就有上百款,而有新的竞争者加入、资源加大投入才有可能升级出更高级的产品。现在国内社交平台的资源并不充沛,社交网络应用太少。对标海外,美国已经发展出了七八款头部应用。

 

目前国内的互联网市场上似乎很难接受失败,也比较难接受高概率的失败。如今新社交产品的出现,也许能打破这一逻辑。有一波人愿意承担较高风险的失败,腾讯的对手们又有一些路径能够做突破。但能否比拟Snapchat,达到数百亿美金体量可能有难度。

 

另一方面,资本的支持也影响着市场。社交APP获得融资的情况还是取决于产品本身。不过目前整个一级市场都是一个资产重估的状态。在过去的几年,整个一级市场资金面整体偏宽松,会出现数家投资机构争抢一个项目的情况。资管新规实施后,一级市场资金面宽松的行情不再,现在争抢项目的情况也比较少出现了。

 

2018年资本寒冬,2019年目前还没觉得有暖意。腾讯也已经储备了大量的资金和人才,估计会是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