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绩:孤独苦闷谁人知


王绩《野望》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

王绩:孤独苦闷谁人知

王绩

隋末唐初,有这样一个人,历经两个朝代,三次做官却又三次辞官,几经辗转,却依旧保持着一颗纯真的诗人本心,他就是唐朝第一位诗人王绩。

王绩,出生于隋朝末年一个虽不十分显赫,却也十分富足的官宦之家。他年少得志,15岁时就获得了名臣杨素的赏识,从而举孝廉,除秘书正字,顺利踏上隋末的官场。有才,又被杨素惊为天人,这样的人生奇遇,本应令王绩从此顺利走上人生巅峰才是。

可是,做了官的王绩却发现,官场上的一切都不如自己所想,尤其是时逢末世,时局动荡,群雄并起,政治斗争尤其激烈。而政治家之间的斗争则充满了虚伪,狡诈和各种各样的陷阱,这都是王绩所不能接受的。他想逃离这些尔虞我诈的争斗,几番思索之后,王绩上书朝廷,申请调任扬州,远离政治中心。

王绩:孤独苦闷谁人知

王绩

可是,有时候,人越是想逃避什么,就越是躲不掉,就如王绩。

来到了扬州,还没轻松几天的王绩便得知了隋炀帝南巡扬州消息,隋炀帝第三次下扬州,令扬州这个南方小城顿时成了天下目光的焦点。

此时,身为六合县丞的王绩,虽然只是一个八品小官,人低言微,但曾受到杨素青眼有加外加大力提携的王绩还是受到了来自同僚们不合时宜的期待,他们都希望在中央做过大官的王绩能向他们引荐引荐朝中的官员大臣,好在隋炀帝下扬州这千载难逢的“喜事”中表现一二。

看着同僚们或献媚又或嫉妒的目光,王绩坐不住了,他轻叹一声,“网罗在天,吾将安之?”第二天,王绩就以身体不适为由,第二次辞去了官职,于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乘着一叶小舟,离开了扬州。

王绩:孤独苦闷谁人知

王绩

公元618年,李渊称帝,唐朝建立。

每逢新朝初建,为了稳定局势,封建社会的中央政府大都会安置一些旧朝官员重新做官,王绩也在被征为待诏门下省,俸禄微薄,但倒也清闲且与世无争。

也许王绩注定与乱世结缘,公元626年,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弑兄逼父,从而登上了帝位,成为唐朝第二位皇帝。对于百姓来说,谁当皇帝其实并不重要,他们只关心今年收成如何,天下是否能够太平。

对于官员来说,谁当皇帝也是不重要的,野心家们关心的是当今皇帝有何喜好,如何才能平步青云;得过且过者们则继续过着自己的安稳日子,只要俸禄在手,谁当皇帝,如何当上皇帝,又与自己何干?

可王绩的内心却不是那么的平静,从小熟读儒家经典的他始终是一个纯粹的文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观念早已融入骨血,在他的心中,一个连“修身”都做不到的皇帝,如何能够齐家、治国、平天下?

怀着一颗绝望的心情,王绩第三次上书请辞。

这一次,他决定远离尘世,归隐乡林。在古代,由于不满时政而选择避世的文人很多,他们或怀才不遇,心灰意冷之下选择避世,如杜荀鹤;或遭到排挤或陷害,被迫避世,如苏轼;又或者内心清高,不愿意同流合污而选择远离尘世,如嵇康。

王绩:孤独苦闷谁人知

王绩自撰墓志铭

与晚年潦倒的苏轼与英年早逝的嵇康相比,王绩是幸运的。他虽然家道中落,但作为曾经的世家大族,祖上留下的十五六顷田产,令他非但无生计之忧,还可以足额向政府缴税,与青山绿水为伴,清风为邻,倒也十分潇洒。

可是,再闲适的生活也不能掩盖他那寂寞孤独的心,在无数个午夜时分,思量着前程过往的王绩竟是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作为世家大族的公子,王绩自小就受到了严格的家庭教育,饱读诗书的他曾立下志愿,要做一个能为百姓谋福祉的好官。可是面对动荡的局势,他所看到的只有一心向上攀爬从不顾及百姓死活的官员,以及为了登上帝位,弑兄逼父的当今皇帝。为了获得内心的平静,他辞官回到了故乡。可是,看着昔日熟悉的相邻,依旧过着如战乱前那么平静无波的生活,仿佛曾经破碎的山河以及当下所发生的一切都与之无关。

王绩:孤独苦闷谁人知

野望

看着眼前似曾相识,却又完全陌生的同伴,王绩迷惘了,他感觉自己仿佛就是一个局外人,在这个世情浑浊的世界里,众人皆醉,为他独醒。是那么孤独,那么心酸。

于是,在一个深秋午后,百般孤寂的王绩写下了这首饱含孤独与绝望的《野望》。

时光流转,江湖老去,却是山河不改。读着这首诗的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白发老者,在薄暮的夕阳下,暗暗感叹着曾经未曾一刻忘记的豪迈和如今的无以言说的落寞与悲凉。